首页>>动态>>本地网络

狂热过后渐冷静 西安网络直播加速洗牌

点击数:2272017-03-29 21:30:18 来源: 华商报(西安)

   “网红经济”在火爆后逐渐回归行业的理性与冷静。近日,华商报记者采访西安多位网络主播和相关经纪公司发现,西安主播越来越细分,经纪公司加速分化,而国内已有直播平台融资难,有的甚至倒闭……业内分析,从新生到野蛮生长再到狂热火爆,资本追捧之后将恢复理性,主播自身、经纪公司和平台都在优胜劣汰,加速分化。   美女直播画画   西安网络主播大多为兼职    近日,通过圈内人引荐,华商报记者采访到几位主播。一位90后学霸主播直播画画,目前粉丝近万名。一位民乐主播月入过万。    在西安市西稍门附近一间摄影工作室内,经纪公司邀请摄影师给几位主播拍艺术照,做形象包装。华商报记者见到主播“吹笛子的小鱼儿”时,她正化妆,试穿服装拍照。“头发垂下来好看还是蓬松一点好看?”拍照间隙,她跟朋友开玩笑说希望粉丝多送点花。她之前在乐团工作,如今兼职做主播。为什么做主播?她说喜欢吹竹笛、弹古筝,以前只能在乐团里展示,如今可以通过直播把民乐传播出去。问起成绩她说还可以,是一家直播平台乐器频道的推荐主播。她现场演奏《半壶纱》等多首曲子。“以结识朋友、展示自己为主。目前还在学习阶段。”    主播“小鱼儿”以前是一名代课老师,后来觉得收入不理想就开始做商演,2016年开始做主播并逐渐成全职主播。为什么做直播?她说觉得好玩也有收入,有压力也是动力,年轻就要挑战自己,谈起收入,她说:“月入过万吧,还是要继续努力,奋斗目标就是进入大主播行列,让大家都认识我,都知道民族乐器也是很棒的。”    在西安市高新二路附近一间茶室,主播“蓝宝宝”架设好手机展示直播场景。她是一名90后大学生,在一家学校学油画,身材高挑、面容姣好,经纪人介绍说她是“名副其实的高颜值学霸”。她爱好画画和书法,“以前一个人安静画画,就想着何不用手机直播画画呢?一尝试效果还不错,”网友粉丝会问画画细节,逐渐积累了近万粉丝。有小成绩就定一个小目标,比如粉丝增加多少,收到多少赞,以此证明自己,进入过一家直播平台实时热度榜单前三。很多朋友开设了工作室,她说目前以学习为主,如果有机会也考虑。    据CNNIC第39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6年12月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44亿,占总体网民的47.1%。华商报记者登录花椒、映客等多个直播平台看到,西安的主播大多在吹拉弹唱,展示才艺、讲段子。而在爱奇艺、新浪财经等处,吴晓波、李大霄、杨德龙等财经作家、专家早已玩转直播。西安全职做主播的比较少,大多是利用一技之长做兼职,有的上班有的在上学。   一条贯穿主播上下游的产业链已经形成    随着行业的火爆,更多新人打算进入直播行当,人才市场有企业招募网红,而原有主播更加细分。    近日,在西安市太白路立交附近的人才市场,一则招募网红和星探的信息吸引了不少人关注。其负责人张经理对华商报记者介绍,网络主播已成全民热点,从2016年6月份开始招聘星探和网红,希望招募星探,能发现西安才艺突出的人才,“应聘主播的很多,但符合要求的很少。”目前主播以唱歌、搞笑等才艺展示为主,东北的年轻人表现欲望较强,性格外向,西安人性格还比较传统,不够搞笑幽默。从收益看,热门主播和网红赚钱,大部分主播不赚钱,有的自娱自乐。    赶集网招聘数据显示,随着产业细分,移动互联网将“兴趣变职业”,近期游戏陪练、网络直播等新兴职业较为火爆。然而,并非人人都能靠主播生存,如网络主播,招聘企业大多要求应聘者声音甜美、外貌靓丽、有才艺。    主播多了,就出现了组织者。与以往单打独斗不同,西安主播早已抱团发展,西安悄然出现经纪公司和孵化平台,从发掘、培养、孵化,到代言、商演,一条贯穿主播上下游的产业链已经形成。    马正权是西安一家直播平台的运营总监,他所在公司旗下有一千多名主播,在全国各地和海外都有主播,活跃主播近千人。他们在北京、深圳、宁波开设工作室,发掘主播并孵化培育等。华商报记者注意到,他一边安排主播试镜一边打开花椒直播平台观察对比,提醒主播调整坐姿、神态等,他说直播吃饭早就过时了,目前正在培养才艺型主播队伍。    据介绍,全民直播时代主播更加细分,比如美食、健身、户外旅游、养生、财经、医疗保健等。西安一些房地产公司员工直播让客户看房,还有医生播出养生。一些传统单位如央视也玩直播,一批“直播+”网红记者上线。   主播收入两极分化   暂无成功跨界案例    出专辑、开发布会、参加活动,鲜花和掌声……papi酱等人的高收入和知名度让人羡慕。但华商报记者采访发现,西安本地主播成功转型的很少,目前大多还在积累粉丝。    根据花椒直播数据,东北是出主播的热门区域,身材好清纯范儿的主播受欢迎;从年龄看,90后成直播主力军,西安等地网络主播近七成是90后。根据58同城发布的《网络主播生存现状调查报告》,月直播15次以上平均收入9975元,但收入与投入成正比,经常加班、熬夜还有被粉丝调侃的尴尬和无奈,43%的网络主播承受着极大心理压力。    西安主播们的收入如何呢?前述三位主播不太提及。一位主播介绍,主播自己提取,收入有按月结算等,具体以商定为准,与经纪公司、平台有三七、二八、四六等分成比例。知名主播一个月10多万,普通的几千,也有的无人打赏不赚钱。    80后主播郑力铭穿着小西装,给华商报记者展示他的歌曲,他目前已升级为认证主播,属于自由音乐人,“主播能不能成为网红,看个人、也看机遇。”郑力铭说,主播看上去简单,构思、写歌词、串词等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。他知道一位主播开宾利豪车、住别墅,这是在外地,但西安暂时没听说这样的牛人,一般来说女孩子做主播月入一万多不难,可以保证基本生活。    马正权介绍,他所在公司主播平均月收入能到1.6万元,但因人而异。一位出场费最高的主播一次出场费8000元,外地单位邀请还需负责交通费、吃住等。如今直播一般靠刷礼物。比如有粉丝喜欢听你的歌,正好他有钱刷礼物,那就能得到不少打赏。主播收入更多依靠线下活动,比如跟景区、跟商场合作,他们跟省内几家旅游机构和景区多次合作,北上广深的商业活动和车展等经常邀请主播。   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,西安主播较多但代言较少。也显示出,西安主播的名气较小,缺少真正的网红。    “在我们的概念里,西安暂时还没有网红,主播离变现和商业价值还有距离。”马正权说,西安的主播主要是参加单场活动、小型项目、短期代言,而不是像影视明星那样给企业长期代言。毕竟主播起步不久,暂无流传甚广的作品,没有明星的品牌效应和影响力,西安也暂时没有主播成功转型案例。外地有网红开餐馆,对于类似的跨界,他认为必须在强大的粉丝基础上,硬跨界对主播影响力本身是一种伤害。    财经评论人士严跃进对华商报记者分析,网红经济变现模式包括植入广告、粉丝打赏、微商营销、做形象代言人、形象气质培训机构、包装策划、出演综艺节目、拍网剧等,“但目前都还在探索。”   外地有直播平台倒闭   西安经纪公司快速萎缩    随着行业进一步向纵深发展,主播、经纪公司、平台出现“围城”现象,也上演着优胜劣汰的戏码。西安有人做主播成绩突出,也有人放弃或转行。    目前还在活跃的以曾经的网红大腕为主,英大证券经济学家李大霄一向被称为财经界网红。问起此事他对华商报记者笑而不语,说估值都是大家给的。    有直播平台赚钱,但更多中小平台烧钱甚至在亏损状态挣扎。消息显示,2017年2月,曾获A轮融资,估值高达5亿人民币的光圈直播已倒闭,消息一出业界哗然。此前有爱闹直播、网聚直播、美瓜直播等10余家直播平台在2016年停止运营。2016年国内直播平台有300余家,近100家直播创业平台获得A轮融资。    “上来一窝蜂,中间逐渐分化,越来越细分,如今冰火两重天。”西安一位经纪公司负责人赵飞(化名)介绍,刚开始直播存在乱象,如今规范,也经历了裂变。比如主播经纪公司,最开始西安大概有四五十家,随后越来越少,从去年开始到今年,“西安市场做主播的这些人突然不见了。就我知道的只剩下两家公司,而且规模只有几个人,说明公司经营赢利点不明晰,持续运营能力不足。”    目前,陕西暂无经营主播的知名公司和大平台。马正权说,他们不做APP,跟大平台合作就行,APP研发维护需要大量精力,费用很高。真正赚钱的还需要线下消费。最近,他们经常加班,做艺人包装,品牌代言。“应该说,行业目前都还在探索。”  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华商报记者分析,主播、直播平台行业分化加剧,内容同质化的问题困扰直播行业发展,专业化内容直播将成为未来趋势,通过划分人群形成黏性、需求性极高的用户群将会是直播的主流方向。直播行业将经历从新生到野蛮生长,再到资本退去后的后直播时代。    在浙江等地有学校开设网红专业,华商报记者采访咨询暂未发现西安有这样的情况,但已有培训机构打算开办网红培训班等。前述马正权说,“还没听说哪家学校开办网红专业,但是我们近期就在开办网红培训班。”此外,打造主播给一些摄影工作室带来了商机,西安一处摄影工作室负责人杜轩介绍,近期前往他处拍照的主播有增加的趋势。   资本存分歧   两极分化趋势愈演愈烈    近日,成都一位拉面小哥与老板因薪水谈崩,离职当主播而走红。    类似个案多为一时噱头,随着行业向纵深发展,移动直播洗牌在即。2017中国直播行业报告显示市场规模达50亿美元。一线主播抢占了绝大多数观众主播收入,马太效应明显。据微博易统计,直播达人前Top5达到了4244.7万,Top50为18555.7万,其中,前五名占据前50名的四分之一,一线主播的先行优势明显,新晋主播需提供更优质内容才能突围。    一家经纪公司负责人鲁永超对华商报记者分析,直播产业链还没发育完全,但行业前景看好,主播也是内容为王,资本关注的优质IP。    随着网红经济大热,相关上市公司也进行布局,宋城演艺等上市公司在该领域频频布局。中信建投证券投资顾问孙佳欣对华商报记者分析,部分上市公司开始关注直播业务甚至有的成为主营业务,不少互联网企业发力直播,相继在二次元、AR和人工智能等领域进行研发和储备,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点,有的企业开启以“在线直播+移动游戏+内容与IP”为核心的平台战略,加大在网红产业的布局。    但西安一家资本负责人何振兵认为,从投资人角度看,创业者做平台的时机可能已经结束。大企业在资本、资源、用户规模、内容产出上占有垄断性优势。直播是一个工具,并不是独立的商业模式,关键是从用户身上获得长期价值,在快速积累期做出特色和黏性。    据权威机构调查显示,2016年我国网络红人产业估值接近580亿,到2020年,总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元,每年增速将达到20%。严跃进分析,2017年移动直播行业竞争和洗牌将更明显,将有更多小直播平台被淘汰,马太效应将让直播资源和流量加速向大平台集中,两极分化趋势愈演愈烈。    有业内人士分析,直播行业经过前几年的疯狂,现在已经进入狂热后的冷静期。网络主播开始细分,经纪公司加速洗牌,西安原有四五十家主播经纪公司,现在只剩两家,就是很好的例证。未来的趋势就是优胜劣汰,适者生存。 华商报记者 黄涛 文/图   >>记者手记   经纪公司大多不愿让记者和主播加微信   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传导,“网红”一词早已从网络名人延展到城市、建筑物甚至企业。逐渐从人变成火热代名词,比如最近“网红”朗读亭登陆西安引市民追捧,钟楼之于西安也被称为网红。    主播颇为神秘,网上火爆但现实中很难约。华商报记者采访几位网红时几乎都约在下午两点左右。据一位经纪人说,有的主播上午睡觉下午和晚上展示才艺。不过,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们大多不愿说真实姓名和身份。采访过程中,经纪公司大多不愿让记者和主播加微信。据说,行业一般不太愿意让主播和外界单线联系。    “网红离不开粉丝,粉丝掌握了消费主动权,但是更需要规范。”陕西省经济学会会长张鸿教授对华商报记者分析,直播+农业、直播+旅游、直播+公益等全新玩法提升了用户粘性,也让更多传统领域得到展示,但是要避免内容同质化。行业春天还在但将分化,网红可以获得百万级粉丝流量,也需加强规范,引导主播为产业发展所用,陕西是苹果、茶叶大省,比如网红卖苹果、卖茶叶,带动相关产业发展。

狂热过后渐冷静 西安网络直播加速洗牌

【责任编辑:黄涛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
西安市政府网站新版上线 手机客户端智慧西安陪同上线

<--上一篇
昵称: email: 主页:

1/0页 共0条 首页 尾页 跳转至

Copyright © 2009-2012 Xi'an ZhengJia Network Technology Service Center - www.xazjw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版权所有:西安正佳网络科技服务中心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09011885号

关键词:正佳网络,西安万网代理,西安做网站的公司,西安网站制作公司